Zambia

神要我去,我就去

April 24, 2019

經過四年在Kapembwa 村莊服事,來自加勒比海島國千里達的Abbie,非常榮幸能待在神要他去的地方。「簡直像是一場夢!」Abbie 以他的招牌笑容總結這段經歷。雖然當初他並不想來非洲,他相信這才是神預備他的地方。「2012 年,我做了一場夢,看見自己穿著Chitenge( 以布料直接纏繞形成的裙子),在非洲村莊宣講神的話。」

起初,Abbie 不明白這夢的意思,他一心只想去印度宣教。然而,神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,當他四處尋找印度宣教機會時,屢屢碰壁。心灰意冷之際,他在OM 影片中看見自己夢中的村子,馬上吸引他的注意力,他知道那才是神要他去的地方。

回顧挑戰
身為第一位在Kapembwa 的外國宣教士,Abbie 面臨許多挑戰,從第一天就能感受到屬靈爭戰。當他一踏入村莊,他就感受到靈裡壓迫和沉重感,猶如黑暗壟罩這地。而語言障礙也讓他難以融入。他說:「當地語言Bemba不容易學習,人們交談時,我常搞不清楚狀況。」服事初期,面對生活大小事,他都必須透過別人翻譯。
第一次喪禮經驗給了他震撼教育,帶來極大的文化衝擊。在傳統喪禮儀式中,Abbie 害怕地問身邊的翻譯:「為什麼我們全村的人都要來看屍體?」翻譯Angela 只是簡單回應:「這是村子的習俗,當有人過世,全村每個人都必須放下手邊工作,一起參加喪禮。」
為著過世男孩的哭號和慘叫聲刺透了寧靜的夜晚,此時Abbie 只想找個地方躲起來,逃避喪禮所看見和聽見的一切。但神在此刻鼓勵他,提醒這裡就是當年呼召夢到的村莊,他於是提振精神,告訴自己,這裡是神要他去的地方,他必須完成神託付的使命。

「Awe, awe Yesu! ( 不!不!耶穌啊! )」Abbie在湖中央大喊,希望神救他脫離風暴。在那伸手不見五指的夜晚,沒有月光,也沒有手電筒,他和團隊坐船從附近村莊回Kapembwa,讓他第一次經歷大風浪。當時他以為自己死定了,但後來全船平安到家,他便鎮定下來。同行同工Clement 表示:「我從來沒遇過像Abbie 一樣勇敢的女生,經過那晚的折騰,竟然能馬上以笑置之。」
瘧疾也是一大挑戰,他四年間,確診超過14 次瘧疾。他第一次得病時,情況非常危急,團隊必須緊急送他坐船,去三小時外的醫院。他回憶道:「Clement 送我坐船時,我已進入半死狀態。突然之間下起暴雨,整趟旅程就在風浪中。」大家都很驚訝他如何在瘧疾中撐過風暴,但更驚訝的,是在康復後,他竟然還想回去Kapembwa 服事。
「我們都非常敬佩Abbie 愛Kapembwa 的心,很多外國人都怕瘧疾而離開,但他卻願意留下。」T 湖領袖Lorrin回想當時看見生病的Abbie,如何被激勵。面對瘧疾,Abbie 用堅定的口氣分享,Kapembwa 是神要他去的地方,所以不畏艱難,他必須堅持到最後。

展望未來
Abbie 參與了許多事工,不論是門徒訓練、兒童事工、福音佈道和社區轉化,都是他的服事範疇。從剛來時,手指可數的信徒,到現在超越50 人參與教會,並接受門徒造就訓練,甚至有知名巫師放棄法力,接受耶穌成為救主,Kapembwa 已經不在是起初那黑暗壟罩之地,人們也意識到主耶穌比他們所崇拜的山神Kapembwa 更大,不該再給山神獻祭。
「我在這裡的工作已結束,我把神託付我的全給了這地,現在我必須去下一個神所託付之地。」Abbie 說。數算四年來在Kapembwa 的服事,他感謝神帶領他走過各樣的難關和挑戰。「當你去到神要你去的地方,神會親自工作,讓你有辦法完成祂所託付你的事工。最重要的,是知道神召我們,中心並不是人、教會或是事工,祂召我們,是要我們更像祂,祂才是中心,神是我們服事的原因和目的。」